【時事評論】局勢難測,提高競爭力更實際

Avatar photo
Business Intelligence

《商訊》2023年1月號 | 文:甄慶悅 – 資深傳媒人


踏入2023年,相信再經三幾波相當痛楚的餘波,新冠疫情可望結束。然而,這三年疫情以來,世界已經變了樣,澳門經濟更被重構了,前景仍然不明朗,宜審慎看待。

2022年6月澳門出現一波疫情爆發,短暫封關、相對靜止狀態管理12日,估不到12月內地動態清零急轉彎,中國内地與澳門陽性個案井噴式增加,儘管重症及死亡率不算特別高,絕大部份死者為有基礎性疾病的長者,但也避不了心情難過,人心惶惶,特別內地十四億人口基數太大,因新冠而死的絕對數字動輒百萬計,相當嚇人。

總結2022年的澳門經濟差得無話可説,作為命脈的博彩,去年賭收僅421.98 億元,按年大跌51.4%,是18年以來最低賭收的一年。一般相信,澳門經濟及博彩最壞的時候已在過去中,元旦前後三幾天的街上、景點多了旅客、人氣,12月31日錄得2.8萬旅客,雖不算多,惟此情此景,已予人精神之感。展望今年經濟、賭收將在1月8日國門大開後回暖,惟前景仍然充斥著不明朗。國際貨幣基金 (IMF) 總裁喬治艾娃元旦日接受訪問時警告,今年全球經濟恐怕比去年更加艱難,預計全球三分之一地區經濟衰退,今年全球經濟增長 2.7%,低於 2022 年的 3.2%。或者美國可避免經濟衰退,但歐洲、中國前景不樂觀。

事實上,澳門經濟比以前更依仗環球大環境,尤其中國。中國內地經濟與環球經濟息息相關,現擺在眼前的是,歐洲及全世界今年將繼續受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戰火所拖累,石油、天然氣及食物等大宗買賣肯定陰霾重重,惡性通脹揮之難去。中國經濟則更難測, 近年內地政策混亂,一時間吹起民營經濟完成歴史任務的號角,要嚴打資本無序擴張,要共同富裕,國進民退,繼不斷打擊近十年來充當火車頭的產業如房地產、科技及平台經濟, 就算教培及娛樂等行業也未能倖免;天威難測,行行自危,整體經濟在疫情下雪上加霜,各項數據及市場信心尋底未止。然而去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釋放出來的訊息突如清零政策般一百八十度更改了風向,將穩經濟發展為先,要繼續支持民企,支援房地產等行業。不過,市場信心過去幾年深受打擊,短時間内難以回升,加上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先進國家的圍堵之勢未有放寬,令中國經濟前景及信心更添不穩,澳門豈能獨善其身?

無錯,澳門經濟及博彩2023年迎來新景況,六大博企開始新的十年經營合同,並以保持員工就業、推動非博彩元素、開拓海外國際客源為最高原則;六大博企亦承諾,未來十年的總投資額約為1,188億元,當中九成將投放在非博彩項目及國際客源開拓之上,特區政府更將短期復甦及經濟適度多元的重注押在各大博企之上,偏偏遇上中、外經濟同陷低潮,大環境並不配合;再者,亞洲不少國家有意染指或擴大博彩業規模,澳門博彩業的優勢不復當年明顯了,前路難行,哪怕澳門六大博企實力不俗。

今時今日的大環境下,預測今年賭收能否達到政府預期的1,300億元目標,既困難又意義不大,遊戲規則已改變,甚至沒有基本盤可計,很多東西根本控制不了,與其花時間,時時刻刻在「估計」旅客人數、賭收,不如思考如何提升澳門及自身企業的競爭力更實際,如提升政府的行政效率及決策質素,制訂各產業政策,停止哪些極端思維及行為。

【時事評論】投資多元化!

3月初,隨著北京人民大會堂燈光逐漸暗淡,赴京出席“兩會”的代表們踏上了返程的旅途。“兩會”明確提出澳門特區在國家發展大局中承擔的責任,並旋即在媒體中引起共鳴:有效落實並加快城市經濟適度多元發展,與澳門特別行政區近年來反復強調的經濟政策不謀而合。
Avatar photo
Business Intelligence

【時事評論】公共工程需考慮長遠經濟社會效益

在經濟衰退的時候,著名經濟學家凱恩斯就會被搬出來,為政府加大投資,大興土木的建設基礎設施以推動經濟發展背書。此一說法被詬病多時,然而不少政府及政治人物卻情有獨鍾,甚至樂此不疲。内地奉行鋼筋水泥經濟多時,這股基建風南下到港澳,澳門近年的基建或者大大小小的各項公共工程無日無之,這些能否推動澳門經濟高質發展?事實唔使問阿貴,作用並不顯著。 
甄慶悅

【總監之言】溺水?還是破浪前行?

我們之前多次探討的議題現已成為了本地許多小型企業迫切關注的問題。經濟復甦過程中鮮明的不均衡現象日益深化,北區等社區的商舖陷入進退維谷的境地,城中熱門景點附近的商家則蓬勃發展。
Avatar photo
馬天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