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兔躍新程

Avatar photo
Business Intelligence

文:José Duarte

經濟學家,《Macau Business》雜誌高級分析師


步入兔年,我們謹慎地加入了樂觀主義者的隊伍,終於不再顯得異常脫離現實。每當提到復甦,各種關於地區發展進程的猜測、預測都成了當下的幻想或一廂情願。誠然,我們迎來了一個全新的時代。

振興道路上的兩大障礙已被清除(絕對沒有其他言外之意)。首先,幾乎不曾經過任何過渡,抗疫政策就崩潰了。與健康、社會和經濟領域相關的損失可在適當時候進行分析和評估,將來必定出現天時地利人和的時機讓我們完成這項工作。當前,最重要的任務是,展望未來,想象那某種形式存在的常態;其次是新的幸運博彩經營批給合同已正式簽訂並生效。觀察的層面更具深度,行動則建基於更堅實的準備。

前方的迷霧是這一特定情況下獨有的,不僅僅是人類活動通常面對的不確定性。這分為三大類:首先,客流的重建,即客流增長的幅度和速度;其次,旅客特徵,包括構成和概況;最後,承批公司必須適應新的運營和監管條件,包括新法和新合同框架提出的限制和義務。

就客源多元化的討論和美好願望而言,本地市場越來越依賴單一市場,即中國內地(若非單一地區的話,那便是鄰近省份了)。引入大中華地區以外的客源始終是一項極具挑戰的任務。令人懷疑的是,過去三年的宿醉能否讓事情變得更簡單?

我們甚至連內地資金流能否迅速恢復也不確定。經濟影響不會突然消失;收入的壓力也不會在一夜之間減退。當春節元素功成身退、後疫情時代真正拉開之時,時間將向我們描繪旅客的主要特徵(來源地、規模、消費模式、逗留時間)。

即便需求確實存在,供給端能否迅速做出反應同樣值得懷疑。就最顯而易見的問題是員工技能和日程、物流網絡和客戶關係都必須經過多年的發展和調整。過去三年間,所有這些元素都遭到了重創,甚至分崩離析。

相比之下,我們的起點非常低。某些時候確實能夠快速增長,但仍與疫情前的數據和收入相去甚遠。這既非天生的缺陷,亦不是必定較以往遜色。在不同的情況下,行之有效且朝氣勃勃的發展是可能的,儘管我們很可能無法重現過去的輝煌。考慮到現有的場地、設備和活動(暫且不用說承批公司承諾的新義務),過渡的順利程度仍有待觀察。

上述各種情況無不表明,確定新的“日常工作”規範需時:描繪旅客群輪廓、穩定客流需時;營運商自我調整以適應嶄新且不斷變化的環境需時;監管部門校準監督力度同樣需時。每踏出一步,都會引出不同的考量。

然而,是的,謹慎樂觀是可能的。現在,我們昂首挺胸地展望未來。這是一個新生的黎明(向 Nina Simone等人致敬);我們逐步將未來的控制權重掌手中。事實上,前方濃厚的迷霧不曾散去,未來的道路(向Wells等人致敬)仍需時探索,但我們終於邁開了向前進發的步伐。

【時事評論】投資多元化!

3月初,隨著北京人民大會堂燈光逐漸暗淡,赴京出席“兩會”的代表們踏上了返程的旅途。“兩會”明確提出澳門特區在國家發展大局中承擔的責任,並旋即在媒體中引起共鳴:有效落實並加快城市經濟適度多元發展,與澳門特別行政區近年來反復強調的經濟政策不謀而合。
Avatar photo
Business Intelligence

【時事評論】公共工程需考慮長遠經濟社會效益

在經濟衰退的時候,著名經濟學家凱恩斯就會被搬出來,為政府加大投資,大興土木的建設基礎設施以推動經濟發展背書。此一說法被詬病多時,然而不少政府及政治人物卻情有獨鍾,甚至樂此不疲。内地奉行鋼筋水泥經濟多時,這股基建風南下到港澳,澳門近年的基建或者大大小小的各項公共工程無日無之,這些能否推動澳門經濟高質發展?事實唔使問阿貴,作用並不顯著。 
甄慶悅

【總監之言】溺水?還是破浪前行?

我們之前多次探討的議題現已成為了本地許多小型企業迫切關注的問題。經濟復甦過程中鮮明的不均衡現象日益深化,北區等社區的商舖陷入進退維谷的境地,城中熱門景點附近的商家則蓬勃發展。
Avatar photo
馬天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