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澳門國際招聘障礙賽

Avatar photo
Business Intelligence

文:Keith Morrison | 作家及教育家


國際和第三產業發展早就應該成為澳門多元化發展的口號,澳門準備好了嗎?

想像一下,有企業家希望利用澳門中西融合的優勢,開設一家規模龐大的金融服務企業。針對公司的高級職位,她提出了苛刻的要求:在國際金融、銀行、國際商法、財富管理等領域具有高水平的專業知識、技能以及國際領導和管理知識和經驗;能流利使用兩種世界語言。她向澳門政府相關部門遞交了申請,希望聘請一名符合要求的高技能外籍僱員。官方的回應是“你需要證明沒有本地居民能夠勝任這一職位,且處理引入外籍僱員申請需要兩至三個月的時間”。僱主經過一番尋找後回覆當局:“沒有找到符合要求的澳門居民”,所以,政府最終的答覆是“可聘用外籍僱員”。 “太遲了,”這名企業家坦言,“申請人已在迪拜找到了工作”。

這個問題涉及到澳門的第三產業:商業、教育、衛生、IT、房地產、金融、個人服務等等。為了推進城市多元化發展,澳門對高專業技能且國際經驗豐富的外籍專家的需求日漸增加。我們得到的信息是:澳門沒有足夠的人才,行政當局審批外籍專家到澳門工作的拖沓手續阻礙了本地企業進行國際招聘的嘗試。

有鑒於澳門對國際化、高技能僱員的依賴,聘用和引入外籍高級專家是一件快速、直接、不容置喙的事情,這將成為常識。好吧,再想想。

政府缺乏從海外地區招聘國際、專業、高技能、經驗豐富僱員的便捷程序,這是違反直覺的。政府完成審核程序並通過審批,企業得以成功從海外聘用全職、兼職或短期專家來澳,往往需要數月之久。現在是澳門經濟從頹勢中復甦的關鍵時刻,僱主和企業家為滿足第三產業對國際頂尖專家的需求往往需要靈活的處理方式,當局死板的做法恰恰與實際背道而馳。外籍高級人才在世界各地均炙手可熱,且其他城市往往只需數小時或數天內就能完成入境申請,這理應讓澳門臉紅。

其他國家以驚人的速度從世界各地搶奪頂級外籍專家; 他們知道動作必須要迅速,不然就竹籃打水。看看迪拜、卡塔爾和阿布扎比,約88.5%是外地僱員,當地的第三產業、金融業和服務業吸引了來自全球的專家和人才。國際企業和機構紛紛進駐,當地政府處理就業事務的速度甚至稱冠整個市場。他們張開雙臂,擁抱外籍專家的加入,而非拒之於門外。難怪這些地區能夠蓬勃發展。

反觀澳門,僱主被迫在本地進行徒勞無功的努力,希望找到那位具備所需一流專業知識、豐富國際經驗、高級培訓、高水平管理專業知識及傑出技能的本地人才。令人嘖嘖稱奇的是:僱主必定一無所獲,但潛在的外籍專家申請人或已在其他地方找到了工作。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澳門當局聳了聳肩,“嗯,這就是生活”,並繼續按照既定的路線、以比蝸牛還要慢的速度蹣跚前行。特區政府是否真的認為用人單位不曾就本地情況做了初步調查?或真的不知道自己需要什麼?

如果澳門要將其對高等教育多元化和發展的熱情付諸實踐,造福澳門,那麼行政部門必須認識並按照技能水平劃分為高、中、低三類,設定不同的人才引進流程,大幅簡化高端外籍人士就業市場的流程。我們應講求“因事制宜”,除了簡化程序、多元化發展外,第三產業只有相互促進,方能擕手同行,三足鼎立只會陷入步履維艱的困境。

【時事評論】投資多元化!

3月初,隨著北京人民大會堂燈光逐漸暗淡,赴京出席“兩會”的代表們踏上了返程的旅途。“兩會”明確提出澳門特區在國家發展大局中承擔的責任,並旋即在媒體中引起共鳴:有效落實並加快城市經濟適度多元發展,與澳門特別行政區近年來反復強調的經濟政策不謀而合。
Avatar photo
Business Intelligence

【時事評論】公共工程需考慮長遠經濟社會效益

在經濟衰退的時候,著名經濟學家凱恩斯就會被搬出來,為政府加大投資,大興土木的建設基礎設施以推動經濟發展背書。此一說法被詬病多時,然而不少政府及政治人物卻情有獨鍾,甚至樂此不疲。内地奉行鋼筋水泥經濟多時,這股基建風南下到港澳,澳門近年的基建或者大大小小的各項公共工程無日無之,這些能否推動澳門經濟高質發展?事實唔使問阿貴,作用並不顯著。 
甄慶悅

【總監之言】溺水?還是破浪前行?

我們之前多次探討的議題現已成為了本地許多小型企業迫切關注的問題。經濟復甦過程中鮮明的不均衡現象日益深化,北區等社區的商舖陷入進退維谷的境地,城中熱門景點附近的商家則蓬勃發展。
Avatar photo
馬天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