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北上消費——中小企的危機

Avatar photo
Business Intelligence

《商訊》2023年4月號 | 文:甄慶悅 – 資深傳媒人


筆者這代人,小時候的周末或連假,其中一個節目是跟父母到珠海玩,當年帶一條香煙到內地轉售,差價足以住一間小旅店,食一頓晚餐,甚至還可買少許蔬果。青年時代,很多人喜歡到珠海買VCD、按摩及食飯。近十多二十年,賭權開放令澳門經濟規模上了一個新台階,澳人收入增加後,北上消費變少,外遊變多,日、韓、歐、台等地成熱門。未來這種消費、旅行模式或許再度改變?

近十多年,中央一直推區域合作,為此出台了很多政策、概念,好像九+二、泛珠、省港澳一小時生活圈,以及年來講得沸沸揚揚的大灣區等,為何差不多的東西不時有新的名字及概念?答案就是不太成功,至少未達到官方預期。其實,由古到今,省、港、澳地緣、血緣密切,很多港澳人皆來自廣東,故三地在不同層面一直交流、合作頻繁,各取所需,有競爭也有互補,只在需求推動下,有時走得近些,有時走得遠些,但從未斷過,將來亦不會斷。説穿了,市場力量比官方推行政策的作用更顯注、更實際,勉強也勉強不來。

客觀説,內地生活水平與澳門仍有距離,物價便宜一大截,北上消費從未停過,或許過往以基層為主,中產北上的密度未至於太高,但近況似在變化中。 疫情結束,澳門經濟被重構,很多澳人的收入短時間內未能回到疫前水平,中產家庭及年輕一代「北上」意欲比以往高,其一原因是「澳車北上」。據拱北海關消息,自今年一月一日「澳車北上」實施以來,澳門單牌車通關數量呈階梯式增長,截至四月三日凌晨,港珠澳大橋海關累計進出境的澳門單牌車逾十萬架次。最新鮮滾熱辣例子是四月五號清明假日早上,港珠澳大橋人工島口岸大塞車,很多人自駕回鄉祭祖或北上遊玩。

中產尤其有車一族,多少都想趕一下「澳車北上」潮流。不要少看這些出遊改變,實已對澳門這細小市場造成影響。早前有食肆、中小企反映,收入比疫情前不升反降,尤其周末及假期,而受影響的不止民生區內的食肆,其他行業亦然。舉個實際例子,有朋友分享說,週六駕車到珠海,將車放到相熟的車行去修車、洗車做保養,一家人便到附近的商業區行街、購物、看戲、看書,吃過晚飯後拿車回澳,順便加滿一缸汽油。單這一家人的行程,足以說明將有多少澳門行業、店舖受影響,以上情況還未計五月將實施的駕照互認。

從來都說,澳門以中小企為主,面對租金高昂、人資不足,創新及應用科技能力弱,經營並不容易,更不是表面的風光。儘管澳門稅收低,政府亦不時有支援措施,但缺乏完整的中小企政策,致澳門中小企的整體競爭力較弱。一般相信,「澳車北上」加「駕照互認」將一定程度上改變澳門的餐飲、消費等市場,中產家庭及年青一代的消費會有部份北移的趨勢,至少短時間內有股北上潮,相關中小企要面臨新的挑戰及競爭,改變是大是小、是長是短有待觀察,但未來生存及發展將更艱難已寫在牆上,特區政府必須未雨綢繆,制訂對策及全面的中小企政策。

中小企政策除老掉牙的資金、借貸及補貼等外,更還應包括中小企的人資政策、升級轉型支援計劃等,並要充分利用政府轄下的公屋商舖群、各大口岸及未來新城填海區大量的商業空間等,既助企業減輕成本,也增加競爭力。與此同時,中小企必須因應環境改變而調整經營策略及模式,老生常談,就是要與內地做出差異化,提升服務、產品的質素、體驗,而非鬥價格,否則前路堪虞。擺在眼前的問題是,政府意識到這問題嗎?

【時事評論】投資多元化!

3月初,隨著北京人民大會堂燈光逐漸暗淡,赴京出席“兩會”的代表們踏上了返程的旅途。“兩會”明確提出澳門特區在國家發展大局中承擔的責任,並旋即在媒體中引起共鳴:有效落實並加快城市經濟適度多元發展,與澳門特別行政區近年來反復強調的經濟政策不謀而合。
Avatar photo
Business Intelligence

【時事評論】公共工程需考慮長遠經濟社會效益

在經濟衰退的時候,著名經濟學家凱恩斯就會被搬出來,為政府加大投資,大興土木的建設基礎設施以推動經濟發展背書。此一說法被詬病多時,然而不少政府及政治人物卻情有獨鍾,甚至樂此不疲。内地奉行鋼筋水泥經濟多時,這股基建風南下到港澳,澳門近年的基建或者大大小小的各項公共工程無日無之,這些能否推動澳門經濟高質發展?事實唔使問阿貴,作用並不顯著。 
甄慶悅

【總監之言】溺水?還是破浪前行?

我們之前多次探討的議題現已成為了本地許多小型企業迫切關注的問題。經濟復甦過程中鮮明的不均衡現象日益深化,北區等社區的商舖陷入進退維谷的境地,城中熱門景點附近的商家則蓬勃發展。
Avatar photo
馬天龍